有正版就一定有盗版,消费者通常默认的观点是正品比仿品好,但凡事都有例外,有的企业专心做品牌无心做产品,品牌力强大但产品质量有时不尽人意,被造假商钻了空子,做出了比真品还“良心”的赝品,让消费者无从辨别。假如LV制假团伙在包内增设NFC芯片,并能扫出官网链接;假NIKE气垫反而不易破;“买的Prada三个月不坏就假货”的段子。

近日上海警方破获特大假冒奢侈品案。仿品Louis Vuitton包比正品包多了NFC芯片,设计制作谨慎,消费者可以通过扫描芯片进入Louis Vuitton官网相应产品链接。这刚好利用了消费者的疑虑心理,扫码弹出Louis Vuitton官网的操作给予消费者心理暗示,觉得对自身利益增设了保护屏障,产生仿品才是正品错觉,而正品是没有内嵌NFC芯片的。

盗版事件穷出不断,虽是盗版,但制作态度也有严谨的。盗版团伙为仿品Louis Vuitton包内嵌NFC芯片,这种比正版还不惜工本的操作出乎意料,相似的报道比比皆是。

劳力士手表外表尊贵、典雅,制作工艺精湛,深得广大男士喜爱,且在制表界高排名中拥有一席之位,“一劳永逸”就是真实写照。

由于劳力士表在富人圈中非常流行,因此成为许多制假团伙仿冒的对象。劳力士制作工艺精确度要求高,制作过程基本是运用微米作为计量单位进行运算,腕表上镶嵌的钻石的工序是腕表原型设计师设计、修改机械精度制作腕表模型,宝石镶嵌师把钻石镶嵌至腕表的凹槽中,他们会平均重复三次镶嵌过程,直至钻石与台面平齐。劳力士仅容许钻石尺寸差异在二百分之一毫米以内,如一根头发直径的四分一左右,整个过程精确度极高,容错率极低;而制假团伙制造机械精度有限,没有专业的宝石镶嵌师,很难将精度做到与劳力士相当,所以在制作过程中,因机械精确度低,造成凹槽比正常规格大。制假团伙会为了掩饰破绽,选择镶嵌大小合适的钻石,所以部分仿造的劳力士表的钻石会比正版用的钻石更大,成本自然更高。

再如VANS、匡威,这些年轻人会蹲点抢新品首发的潮鞋品牌,鞋友经常开玩笑说“无开胶,不VANS”、“不开胶,不匡威”。

VANS的受众主要是滑板运动爱好者,VANS将生活、艺术、街头等融入到美学中,华夫大底和两侧的白色条纹是它的经典标

匡威最初只生产“橡胶鞋”,后主打篮球鞋,不同的系列有不同的特征,主打的主题不同,近年以环保为主题设计的鞋款引来更多年轻人的热爱,促使潮鞋仿品数量增多。搜狐网的德鲁大叔中文网就曾写过,VANS、匡威都是硫化鞋,采用的胶水都是环保胶水,但仿品用的是普通胶水,粘性会好些,但会污染环境和伤害身体。虽然内在因素不一样,但开胶与不开胶是消费者直观感觉的,所以会觉得仿品的质量比正品好。

同样的还有NIKE品牌,2020年4月,在“2020年全球最具价值的50个服饰品牌”排行榜上,NIKE排名第1位。百度优创作者潮流球鞋CG文中曾提到,勇士的冠军中锋博古特在一次比赛中穿的NIKE球鞋后跟开裂;在杜克VS北卡的比赛中,锡安在运球过人中突然原地“劈叉”受伤,原因是穿的NIKE球鞋被踩坏了。

Prada消费者圈中流传着一句话话“Prada三个月不坏就是假货”。吐槽Prada的消费者中,86%表示包容易变形的问题,尽管闲置家中,也会出现变形问题,很难保养,还有掉扣、开线、掉皮等质量问题。许多消费者表示用昂贵的价格购买一只仅能使用三个月的包,很难接受包存在质量问题,性价比过低。

解放前,福建为了当地经济发展,成立云霄烟厂,直至1990年,云霄烟厂生产的云福牌香烟一度被评为福建档次最高的烤烟型香烟,并登上中国最大工业企业前500。在卷烟工业企业改革下,国家要求关停小烟厂,1999年,云霄烟厂破产关闭,村里人觉得烟厂倒闭,会浪费这几十年的制烟技术,就想到了模仿中华香烟。运用成熟的经验、技术,用合成纸混烟叶,通过化学调香,冒充原厂烟丝,仅是生产烟丝就多了几道工序。

后来,在中华香烟原有的基础上改良、创新。又在消费者反馈下为每一根香烟包上防潮膜,保证每根烟无论什么时候抽都是一样的口感。有网友调侃到,假烟我是不可能抽的,这辈子都不会抽假烟,可抽了一根覆膜的中华,忍不住叫到:云霄烟真好抽。在改良香烟口感的基础上,还升级、修改外包装设计。

随后云霄烟厂又设计、生产在当时香烟市场上还未开发的细支烟,模仿中华香烟外包装,为细支烟设计新包装。

上市期间细支烟得到了消费者较好的反响,销量好,消费者甚至觉得仿品才是正品。三年后,中华香烟也借鉴云霄卷烟的产品和外包装设计,生产、销售细支烟。

山西太原大东关国营酒厂生产的52度高粱白酒,曾因物美价廉深受大众喜爱,后被太原清徐县某私人酒厂仿冒。此后,仿品被消费者所喜爱,都认为仿品的出品要比正品好,当地群众外出吃饭都会向服务员说上一句“要假的,不要真的!”。

随着品牌影响力的增大,仿品也会随之增多,要、杜绝仿品,不仅是打击、抓捕造假团伙,也需要品牌自身的反省和产品质量的提升,在产品上提高对消费者的保障,如列宁所讲的,宁肯少些,但要好些。从消费者购买带有NFC芯片的Louis Vuitton仿品包上看,无论是从版本还是质量的角度,消费者只是想要更多的保障。在法律方面,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在权益衡量方面,希望买到的产品物有所值。正如约塞夫·朱兰讲到的,20世纪是生产率的世纪,21世纪是质量的世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