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楼的会议室内,十余位投资者代表和四川信托、地方金融局、银保监局方面正在进行本周第二轮协商沟通会,其余的投资者在另外的会议室通过现场视频连线收听。

据参会人员爆料,会议从上午10点一直持续到了下午19点,截至发稿,会议还在胶着状态,双方就处置方案的时间期限未达成协议。

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在会上向投资者们介绍了四川信托目前TOT(信托中的信托)项目规模情况。

刘景峰称,据公司进一步统计,自2020年5月29日第一笔延期项目出现后,到2020年底,这期间涉及到期产品规模为129.9亿元,有大部分可能会延期;2021年内到期的TOT产品是103.45亿元;2022年内到期的TOT产品是19.22亿元。总计存续规模为252.57亿元。

周一的投资者沟通会上,刘景峰曾表示,由于受国内外宏观经济下行及新冠疫情影响,四川信托TOT项下项目无法及时偿还信托融资,加上4月底TOT项目被全面叫停,导致出现流动性问题。

争取6月下旬完成出具出售房产的董事会决议,7月上旬完成委托资产评估,8月下旬完成召开董事会股东会审议具体方案,9月上旬完成向产权交易所递交资料,根据交易情况抓紧推进产权交易所审查并挂牌、交易。

争取6月下旬完成出具转让宏信股权的董事会决议,7月上旬完成委托资产评估,7月下旬完成向宏信证券其他股东征询行使优先认购权,按宏信证券内部流程召开董事会及股东会,8月下旬完成召开公司董事会股东审议具体方案,9月上旬完成向产权交易所递交资料,根据交易情况抓紧推进产权交易所审查并挂牌、交易,待意向投资者和交易细节确定后通知未放弃优先购买权的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意向投资者交纳10亿元履约保证金后,投资者资格报证监部门审批,时限3个月,再办理交割。

“我们用宏信证券的股权和大厦做抵押,所以要用10亿元履约保证金先还给信保基金把抵押权、质押权解冻出来。然后才能签订协议。”

争取7月中旬完成向现有股东征询增资意向,8月中旬完成召开公司董事会股东审议具体增资方案,若现有股东增资则报监管审批,时限3个月,若引入战投则大力寻求并按规定报监管审批,时限3个月。

与此同时,四川信托管理层又在会上透露,股东方面及管理层正在利用自身人脉寻找战略投资者。

参会的四川银保监局副处长周彬此次详细回应了这一维权事件引爆点:“川信的TOT底层资产大多为风险资产,如继续发行,则是依靠后续投资者认购的资金兑付前面的投资者,却并未向投资者真实披露底层风险,这是不符合相关的监管规定的。”

周彬表示,TOT产品本身是不违规的,设计的初衷是信托公司运用组合投资能力为客户做好资产配置,但是现实中,存在个别的信托公司运用TOT产品逃避监管要求,变相进行欺骗投资者,隐蔽风险资产,却不向投资者披露,四川信托就存在这样的违规行为。

事实上,从2018年4月开始,四川银保监局便关注到了川信的风险问题,并于今年加强对其现场的管控。

周彬指出,川信的TOT业务存在未真实向投资者披露底层资产风险状况,违规开展无关的交易,项目资金大量存在被股东挪用等违法违规行为,违反了银保监法、信托法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未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四川银保监局依法暂停了该项业务。

“我们都按照工作程序,和上级部门和省委省政府报备,一直采取监管措施。监管和发行项目不是一回事,挪用等问题是逐步发现的。”周彬解释称,风险的形成、累积和风险的判断以及风险的初始决策有一定的过程,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加之四川信托操作手法较隐蔽,未报告底层资产的真实风险程度,未向投资者披露,项目资金存在大量的窟窿漏洞,监管部门也是通过今年多次风险排查,初步查清了其存在的一些违法违规行为。

在此过程中,四川银保监局对四川信托依法采取了相关的监管措施、监管谈话、责令整改和内部问责,暂停部分业务,限制股东分红,采取行政处罚等,目前正在积极推动风险处置以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会上,投资者代表提出诉求主要有,3个月内,已到期TOT产品全部兑付本金及收益;未到期TOT产品立即终止合同,分期、分批兑付本金及收益。

四川信托的大股东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刘德山对此表示,同意3个月时间内解决是不可能的,但是会把诉求带回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